生态绿了口袋富了!神农架大九湖“钉子户”后悔搬晚了

2021年2月18日 Off By kenkennet.com

生态绿了,口袋富了!神农架大九湖“钉子户” 后悔搬晚了

群山怀抱里,草甸开阔,9个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湖泊镶嵌其中,错落有致,波光潋滟。这里就是被称为“云间湿地”的湖北神农架大九湖。

搬迁“钉子户” 后悔搬晚了

为了维持一家人生计,供养两个孩子上学,卢德焱和妻子曾长年在外务工。2010年,不放心孩子的他回乡开起农家乐,一年能赚七八万元。生活总算有了起色,又面临搬迁,卢德焱自然不情愿。

在当日举行的北京城市副中心城市绿心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副局长高大伟说,城市绿心以“千年惠林”为主题,重点推出二十四节气林窗为主体的三十六景。一个林窗就是一个景点,例如“迎春打牛”“细雨祭鱼”分别对应立春、雨水两个节气,每个节点选取一种代表当季物候的节气树,点缀景观小品、节气标识,使得游客走到不同地方就能看到不同特色景观。其他12处景点包括运河故道等,游客漫步其中可以体验到运河文化、工业遗址文化。

从一度濒危的湿地到如今的网红打卡之地,从湖里刨食难挣温饱到今天的幸福生活,大九湖和当地的原住民经历了一条怎样的蝶变之路?让我们一同走近这背后的“幸福密码”。

早上6:00多,大九湖景区的栈道和观景台上已有不少早起的游客在拍照留影了。他们可能不知道,风光旖旎的大九湖湿地曾经伤痕累累,一度徘徊在生死边缘。

北京城市副中心城市绿心位于大运河南岸,总规划面积11.2平方公里,本次开园面积5.39平方公里。

前些年,“夜宿大九湖”一度成为神农架旅游新时尚,带火了当地农民自办的农家乐。然而,农家乐污水直排,湿地不堪重负。2013年,神农架启动大九湖生态移民搬迁,规划建设坪阡小镇。大九湖核心景区内停止一切住宿、餐饮等经营活动。

“过去为填饱肚子,村民们围湖造田、开垦草场、种植蔬菜,大九湖水面一度几近消失,湿地功能退化,生物多样性锐减。”大九湖镇镇长张坤回忆道。

据介绍,洋葱数学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充分应用于完整的学习全过程中。并在大数据存储、深度学习算法的应用等方面持续进行着深入的研究探索,平台目前积累了超过500亿条的多维度学习数据,包括视频数据、练习数据和行为数据。

二十四节气林窗组成的二十四节气环,分布在公园的星形园路两侧。未来星形园路环将是一条彩叶林荫大道,由一条8米宽的骑行道和3米宽的漫步道组成,种植4排白蜡和2排银杏,共计6000株高大彩色叶乔木,秋天将形成金色星形景观大道。

今年52岁的卢德焱是土生土长的大九湖人。干过伐木工、种过菜、打过工的他,一度为生计发愁,做梦也没想到,如今搬下山开民宿,每年能赚几十万元。

据了解,城市绿心正式命名为“城市绿心森林公园”。

“今年,我给自己定了个新目标,每年要带家人出国旅游一趟,这就是我理想的美好生活!”笑逐颜开的卢德焱掏出崭新的护照向记者们展示道。

对于贫困地区的乡村教师,洋葱数学五年多来持续提供“洋葱助教行动”的公益服务,先后与友成基金会、美丽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等公益机构合作,服务已覆盖29个省市自治区的3000余所乡村学校超过4万名教师。

面向学校,洋葱数学联合高等教育出版社教师发展中心推出了人工智能课堂教学解决方案,包含校长信息化管理工具、教师信息化研修课程、课堂信息化教学资源和学生智能化学习平台。 与全国不同地区的农村学校、普通学校和名校共同探索出了常态的信息化教学创新模式,如北京中学、乌鲁木齐第十五中学、咸宁何功伟中学等。 为了促进技术与教学深度融合,2018年洋葱数学联合人大附中西山学校、北京中学、广东实验中学联合发起了“未来教育践行者联盟”,并先后邀请长沙第十一中学、临汾平阳中学、东莞小牛津道明外国语学校加入,多方共同围绕人工智能与教学创新展开长期的实践探索。洋葱数学同时研发了面向教师的智能助教产品,辅助学校教师开展个性化课堂教学,摆脱经验式教学。

2019年4月,洋葱数学完成由春华资本领投、昆仑万维、峰瑞资本、君联资本等新老股东参与跟投的3亿元D轮融资。至此,洋葱数学累计完成超过6亿元融资。

洋葱数学依据国家课程标准和教材,自主研发了超过2200个富有创意的动画视频课程。每节课平均5-8分钟精讲一个知识点,帮助学生深度理解,并在课中、课后配有智能交互练习题,帮助学生高效学习。

城市绿心建设方——北投集团副总经理兰慧宾介绍,工程建设陆续完工,其中绿化种植工作全部完成,新增绿化面积10300亩,种植各类乔木、灌木、地被114种,正进行局部形象提升;庭院工程已基本完成,正在进行局部细节刻画。开园时14处地面停车场将投入使用,可提供车位4992个,并配套一定数量的新能源充电桩,5处游客服务中心及3处游客驿站也将同步开放。

卢德焱的民宿就开在小镇的主街上,“卢家大院”的招牌格外醒目。一楼经营餐饮和超市,楼上是20来间客房。“搬下山来,第一年的收入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居然能有50万元,真是不敢想!”卢德焱回忆道。

痛定思痛,大九湖湿地生态保护终于被提上议事日程。2006年9月,大九湖成为全国第四个、华中地区首个国家级湿地公园。开展恢复性保护后,大九湖生态逐步好转,也吸引来了众多游客。

西藏自治区旅游发展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国庆中秋长假期间,西藏旅游市场呈现以下新特点:一是以“西藏人游西藏”活动为主的“区内一日游”保持增长势头,成为自治区长假期间旅游市场主要客源;二是自驾游旅行方式呈现快速增长态势,自驾游客成为西藏“乡村民宿过夜游”消费主体,持续带动西藏乡村旅游发展。

时光回溯到20世纪60年代,神农架是华中地区重要的林木采伐区,在伐木机器的轰鸣声中,众多参天大树轰然倒下,大九湖也未能幸免。

畜牧业的发展并不理想。21世纪初,通过围湖造田、引水出山,大九湖又建起万亩高山反季节蔬菜基地。一次次地开发活动在当时虽然起到了一定的增产增收作用,但也重创了大九湖的湿地生态。

清晨,骤雨初歇,大九湖山峰间萦绕着薄薄的雾气,氤氲成一幅幅浑然天成的水墨画。随手一拍,便能在朋友圈里引来无数艳羡。

之后,大九湖变身高山牧场。20世纪80年代,通过开挖深沟大渠,大面积开垦人工草场,当地兴建了梅花鹿场、细毛羊场。

洋葱数学在2017年初成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围绕其人机交互学习的视频课程,自主研发了人工智能个性化学习系统,通过动态规划学习策略、个性化推送学习内容、智能测试与问题诊断、自适应练习等功能,帮助学生从对知识陌生到精熟掌握。

今年受疫情影响,上半年的生意比较冷清。进入8月,小镇一下子又恢复了往昔的热闹。20多间客房全满,卢德焱和妻子两人忙得不可开交。百忙中的卢德焱挤出时间,给前来采访的记者们讲述他的搬迁故事。

渐渐地,卢德焱想通了,在2015年签下搬迁协议。不仅自己搬,他还动员17户亲戚朋友一起搬。“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后悔搬晚了,一家少赚了至少20万元!”卢德焱有些惋惜地说道。

祖祖辈辈生活在大九湖的村民们故土难离,搬迁工作面临不小的阻力。“当时,我是最不愿意搬的。搬出来,我们靠什么生活?”村镇干部一次次上门劝说,卢德焱怎么也听不进去,后来干脆闭门不见。

7年间,包括卢德焱在内的1400多位村民陆续搬迁到20公里外的坪阡小镇,从事旅游服务相关行业。“在坪阡小镇,像卢德焱、覃万梅一样,搬迁移民家家有店铺,户均存款达到20万元。”张坤介绍,2019年,全镇接待游客60余万人,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81亿元。

为了让农户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大九湖镇想尽办法,在坚持统一的移民搬迁山林土地征收补偿标准的前提下,针对不同困难和问题分类精准施策。搬出湖区,村民不仅能拿到补偿款,还能在坪阡小镇建新家、开新店。

光合新知(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2月,是一家专注为家庭与学校提供高品质普惠教育服务的创新型教育科技企业。旗下洋葱数学品牌是国内“中小学在线数学”领域的开创者和引领者,已收获超过2800万学生和近90万教师的认可和喜爱,覆盖全国所有省市2800余个区县的超过19万所学校,是全国范围内最受大众信赖的在线教育品牌之一。除洋葱数学外,光合新知先后推出了洋葱物理、洋葱化学、洋葱英语和洋葱语文品牌,并自主研发了人工智能个性化学习系统。

吊廊、翘檐,清一色土家族风格的楼房鳞次栉比。商业街、茶社、酒吧一应俱全。缓缓流淌的盐溪河穿镇而过。不少来过坪阡小镇的游客,会不自觉地拿它和丽江类比,称之为“小丽江”。

“生态移民的同时,通过开展退耕还湿、荒山造林、植被恢复等项目,大九湖自然生态系统面积得到有效恢复。”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志麒介绍,遥感影像数据分析显示,湖区草地面积由2013年的370公顷增加到2019年的476公顷,草地面积增加率为28.7%,湖光潋滟、草木茂盛的完好生态得以重现,为候鸟到来提供了优越条件。

洋葱数学已十几次被苹果应用商店中国区首页推荐,获得小米、华为等应用商店的年度最佳教育应用奖,获评福布斯中国最具创新力企业50强。公司团队规模逾700人,汇聚了毕业于哈佛大学、杜克大学、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和香港大学等海内外学府的创新型跨界人才。本着教育普惠的初心,洋葱数学长期致力于以科技助力教育教学,降低优质教育成本,推动大规模个性化学习,让优质教育跨地区普及于每个中国家庭。

偶然间,一位游客的话给了卢德焱很大的触动。“农家乐的污水都往湖里排,日积月累,这么好的生态要给破坏了,谁还来这里旅游?”

更令卢德焱忧心的是,“游客是冲着大九湖来的,搬出去,还会有生意吗?”不只是他,同样经营农家乐的村民覃万梅当初也有着类似的担忧。

令大家意外的是,如今收入颇丰的卢德焱,当年却是令搬迁干部们颇为头疼的“钉子户”。2013年,为保护湿地生态,神农架启动大九湖生态移民搬迁。包括卢德焱一家在内的400多户、1400多位村民需要搬出湖区,迁往规划建设在20公里外的坪阡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