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期妈妈“千里逆行”战“疫”

2020年7月2日 Off By kenkennet.com

新华社济南4月16日电 题:哺乳期妈妈“千里逆行”战“疫”

“能不能先别回去?小孩还没断奶,你走了她们可咋办?”

河北唐山籍战士王忆安,从小听着唐山大地震的故事长大,这次抽组运力支援队,他第一个报了名:“我要像当年全国支援唐山一样来支援武汉,这次任务如果缺席了,我将终生遗憾。”

应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请求,运力支援队紧急调集50辆军用运输车,兵分多路前往仓库调运物资,争分夺秒运达“等米下锅”的“方舱医院”。

这支临时抽组成立的运力支援队就像是这座城市能量的“摆渡人”——河南生产的资料柜,要从武汉郊区仓库运到火神山医院,他们来;青海西宁捐赠给武汉的爱心高原白菜,从仓储点拉到武汉市民的“菜篮子”边,他们来;“方舱医院”急需大量病床,他们来……

疫情期间,临沂国际机场严防严控、多措并举,把好防疫“空中大门”。截至目前,临沂国际机场未出现确诊病例。

高速路上车辆稀少,四处一片漆黑。杜希霞担心上卫生间耽误时间,一路上没喝水。从烟台到临沂国际机场,她开了6个小时,赶至单位时,已是凌晨一点。

针对疫情期间消费者较为关注的问题,调查发现,消费者对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信心十足,指数高达168.31;医疗卫生信心指数为133.1;对收入的信心指数、满意指数、期望指数均在100以上;但有关储蓄的三项指数均低于100,显示消费者在储蓄方面信心不足。

根据地方请求,报中央军委批准,湖北省军区立即协调空降兵某部、中部战区空军某基地、空军航空兵某师、空军预警学院、中部战区陆军某舟桥旅、陆军勤务学院训练基地等驻军部队和军事院校,紧急抽调130辆军用卡车、260余名官兵,组成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担负运输保障任务,力保武汉市生活物资稳定供应。

运力支援队主要担负武汉市主干供应线的运输任务,每天根据地方的配送需求,派遣运力到配送中心进行装载,而后送往武汉三镇的中百、中商、武商等超市的100多个配送点位。

看着婆婆心疼的眼神,望着10个月大的双胞胎女儿,杜希霞也动摇了,心里问自己:今天必须得回去吗?她算了算时间,从烟台到临沂开车得五六个小时,要是明天出发,中午之后才能到单位,会耽误一上午的时间。

2月3日凌晨两点,运力支援队成立不到8个小时,还没来得及磨合的车队就接到第一项配送任务。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50辆军用卡车批次出发,兵分三路将载满希望的物资调运到武汉三镇。

“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来自不同兵种部队的运力集结起来,成立一个混合编队,由省军区来统一指挥,这在省军区的历史上绝无仅有!”湖北省军区副政治委员吴海涛说,大家虽然来自不同的驻军部队,但共同的使命让官兵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只要市民有需求,他们“使命必达”。

论文第一作者、中科院青藏高原所王宾宾博士介绍,综合研究结果表明,青藏高原湖泊蒸发总量为大约每年517亿吨,其中75个大型湖泊的年蒸发总量大约为294亿吨。研究还发现,湖泊冬季冰面升华水量大约占湖泊年蒸发量的12.3-23.5%,是湖泊水量平衡研究重要的组成部分。青藏高原南部湖泊的非结冰期长度和湖泊蒸发量都显著高于北部湖泊。(完)

每天,认真统计疫情数据、上报疫情、排查武汉籍人员出入港情况、发放防疫物资……从大年初二开始,杜希霞就投入紧张的工作中。“不敢和孩子视频,怕孩子哭影响工作,偶尔空闲偷偷看下孩子的视频。”

自2月2日集结以来,这支由中央军委批准抽组成立的特殊力量,往返于武汉三镇,日夜兼程运输生活医护物资。车队行驶在路上,有市民驻足向军车敬礼,也有戴着口罩的司机摇下车窗,向官兵竖起大拇指致敬。

“军用卡车出动了!”2月2日晚,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成立的消息公布,立即上了热搜,网友评论中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子弟兵来了,心就踏实了!”

调查显示,消费者信心总指数较2019年第四季度下降6.5个点,环比下降6.3%,同比则下降7.3%。其中,总指数中的消费者满意指数为101.87,说明当前消费者的信心较好,但消费者预期指数为93.04,表明未来一个月消费者信心可能有所下降。

“看到军人,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武汉市蔬菜货源中,约七成来自外省采购。受疫情影响,武汉市物流配送企业员工未能复工,市场保障供应人力严重不足,蔬菜配送成为首要难题。

运力支援队就像城市能量的“摆渡人”

该指数包括经济发展、就业、物价、生活、购房和投资六项分指数。此次调查还增加了防疫信心、医疗卫生、收入、储蓄应急管理等消费者当下较为关心的范畴。

2月3日早上,江夏区某生鲜产业园。刚刚组织完装载任务的指导员董波,让司机去吃饭,自己一个人留在车队,把每辆车又检查了一遍。“军用卡车毕竟不是用来运输生活物资的,地方专用的冷链车有稳固的门阀和制冷设备,我们卡车上的货物不搞扎实,就有可能散落下来。路上运坏了,没法向老百姓交代。”

“现在疫情的形势比较严峻,我们制定的防控工作方案还需要细化。”部门领导与杜希霞商讨了机场如何针对疫情开展防疫部署。她是临沂国际机场疫情防控工作方案的主要参与者,两人在电话里沟通了方案修改事宜。

这是大年初一晚上,山东省临沂国际机场有限公司急救中心副主任杜希霞与婆婆的对话。疫情面前,这位尚在哺乳期的退伍军人,毅然决定回到工作岗位,投入机场抗“疫”第一线。

官兵与超市工作人员一起卸载物资。

笔者跟随一辆卡车从武汉江夏区中百生鲜产业园到达中百仓储首义路店,原本只负责开车的战士顾不上休息,攀上车厢一起搬运物资。“我们多抢1分钟,老百姓在寒风中就少排1分钟的队。”

六项分指数中,经济发展、生活信心指数处于乐观区间,就业、物价、购房、投资信心指数均不足100,其中以物价信心指数最低,仅77.04,显示消费者普遍担忧物价水平。

2月3日,武汉市宣布在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武汉国际会展中心三处建设“方舱医院”,用于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三处“方舱医院”计划容纳数千张床位,要在一夜之间把分散在武汉三镇的病床等物资全部配齐,对于目前运力紧张的武汉而言是个不小的考验。

杜希霞顾不上天色已晚,打算立马驱车返回千里之外的临沂国际机场。丈夫也是一名退伍军人,安慰杜希霞:“你回去工作吧,家里由我来照应。”婆婆问她:“必须得回去吗?孩子还这么小……”

若有战,召必至!手机上不断弹出工作群的消息,电视里也在播放着疫情防控的新闻……杜希霞下定决心:立即返回,不能再等了。简单收拾过行李后,丈夫把杜希霞送到车上。

“机场同事们也希望我抽空回家,多陪陪孩子。但疫情还没结束,作为一名党员,一名退伍军人,必须尽职尽责,不打胜仗决不收兵!”杜希霞说。

纳木错湖心岛湖面蒸发观测边界层气象铁塔施工人员合影。(中科院青藏高原所研究团队 供图) 

笔者了解到,运力支援队的队员大都是各个驻军部队的骨干,很多参加过“5·12”汶川特大地震救援、2015年“东方之星”号客轮沉船救援、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保障工作等大项任务,有的官兵家里亲人生病、家属奋战在医疗救治一线,家中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在疫情面前,没有一人叫苦叫累。

此次调查时间为2月15日至20日,共收回有效问卷1717份,涵盖31个省市自治区和直辖市。(完)

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编队前往武汉各配送中心装载调运生活物资。(本文图片由闵宇祥、洪培舒摄)

一番交谈,让有临床护理经验的杜希霞意识到疫情防控的紧迫性。挂掉电话,杜希霞告诉家人:“情况紧急!我必须返岗。”

这项青藏高原研究的重要成果论文,北京时间6月27日已发表于国际著名学术期刊《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论文通讯作者马耀明表示,该新方法可准确估算青藏高原湖泊蒸发量,并可应用于估算世界其他地区湖泊蒸发量。

运力支援队政委黄维告诉笔者,由于负责配送的网点多、分布广,而各大配送中心多是在郊区,不少网点物资运送一去一回需要很长时间。为确保这些物资能够第一时间上架,有时车队凌晨就要出发,中午才能返回。为了节省时间,有的官兵就带着盒饭在车上吃。

回办公室后她就开始梳理机场疫情防控工作方案,连夜对每个细节、每个分工、每个处置流程进行了细致分解、推理。第二天一大早,方案修改完毕。

此次调查还针对疫情高发的湖北地区进行了重点调研。数据显示,湖北地区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为85.29,非湖北地区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为98.47,两者相差13.18,湖北地区的消费者信心水平显著低于其他地区。

1月25日晚上,在烟台的杜希霞一家正在吃饭时,她的电话突然响起。

在超市蔬菜区,笔者看到一位老人把掉在地上的几片烂菜叶捡了起来,赶紧上前告诉他这个不能吃。老人说:“不能吃也不能丢,好不容易运过来的东西浪费了,对不起这些军人!”

中百仓储物流中心生鲜事业部副经理王玉璟一直守在配送中心,仓库里堆满了物资,就是没办法运出去。运力支援队来了以后,他深有感触地说:“解放军的运输效率很高,短短半小时内就可以配送10到20部车,40到50吨货量,这个效率以前我们从来没有碰到过。”

为研究中国消费者在疫情期间的信心变化,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近期通过网络问卷了解相关生活情况、心理状态、认知变化等。消费者信心指数是消费者对经济形势各方面进行综合判断后得出的主观评价和心理预期;取值在0至200之间,低于100表示受访者“信心不足”,高于100表明“有信心”。

青藏高原被称作“亚洲水塔”,其湖泊面积近5万平方公里,占中国湖泊总面积50%以上。科学家以往在研究青藏高原湖泊水分循环过程中,对高海拔湖泊的湖-气相互作用观测较少。同一湖泊采用不同研究方法得到的湖泊蒸发量具有明显差异,且湖泊蒸发量空间分布及蒸发总量仍未可知。

连日来,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的军车,在空旷的武汉马路上奔驰着。一些“宅”在家里的武汉市民在网上留言说,每天的快乐之一,就是趴在窗户上看军车在眼前驶过,“看到军人,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

凌晨5点40分,刚从武汉天河机场完成物资运输任务的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马不停蹄赶回驻地,下一场运输保障任务又在等着官兵们。这是运力支援队成立一周内,第三次通宵达旦执行运输任务。

“只要我们的军车还在街上跑,这个城市就不会按下暂停键。”王春尚常在电话里对妻子说。

“一定要给我安全回来,你欠我一张结婚证”

2月4日,笔者随着配送物资的车队来到武汉南湖龙城广场。一大早,超市门口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看到军车过来,没有人指挥,市民们自发让出了一条通道,大家还不约而同为军车鼓掌加油。

在中部战区总医院,王春尚遇到了半月未见的妻子朱新苗。朱新苗是中部战区总医院的一名护士,疫情发生后,两人都向单位请战上了一线。不到一周,王春尚和战友们就跑遍了武汉三镇。除了每天给各大超市配送供应生活物资,他还先后转战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给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雪中送炭”。仅王春尚带的一辆车,一周内就在市区跑了1000多公里。

2月9日一大早,运力支援队二中队三分队一班班长王春尚,从中百仓储配送中心向几个大超市网点调运生活物资。任务完成后,返回途中突然接到湖北省军区前进指挥所的通知,要求他们赶赴中部战区总医院运送1800套防护服。

和家人告别,杜希霞强忍着眼泪,独自一人踏上了500多公里的“逆行之路”。

“媳妇其实比我更不容易。”他说。每天,朱新苗都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护理患者。为了节省防护服,有时在重症救护室里一待就是近10个小时。由于长时间高负荷运转,朱新苗脸颊变得红肿,面部留下了深深的口罩印痕。

保障武汉市民正常生活物资供应,是运力支援队成立的初衷,但还不是任务的全部。

杜希霞返回机场上班10天后,丈夫也带着孩子回到了临沂。由于工作忙碌,她每天回家后,小孩都已安然入睡。两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就这样强行断了母乳。

夫妻俩没想到能在医院遇上,相视一笑来了一个拥抱,简单聊了几句,王春尚和朱新苗便匆匆赶回各自战位。

在王玉璟看来,军车的到来更重要的是“提振了士气,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2月2日,原本是中部战区陆军某舟桥旅干部罗灵和未婚妻齐安丽领证的日子。得知他要执行任务的消息后,齐安丽对罗灵说:“一定要给我安全回来,你欠我一张结婚证!”

中科院青藏高原所科研团队的最新研究,基于青藏高原湖泊非结冰期能量平衡的合理假设,结合卫星遥感资料、中国气象驱动数据集资料、青藏高原观测研究平台观测资料,得到青藏高原75个大型湖泊的结冰过程、湖泊蒸发量空间分布以及湖泊蒸发总量等数据。通过与实测结果对比,研究结果显示出较好的一致性。

群众的智慧在物资调运中发挥了作用。战士们自创了“五点式”固定法,很好地克服了军用卡车没有封闭舱门的问题。

一直忙到次日凌晨5点,“方舱医院”调运物资全部就位。通宵未眠的官兵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吃饭。

在武汉秦园路店仓库,看到军车配送物资来了,超市负责人黄俊彪连忙招呼同事来帮忙。“我们店主要供应附近几个小区的5000多名居民,平时每天一车货就够了。疫情发生后,蔬菜水果的需求量猛增,一车新鲜蔬菜水果,一上午就卖完了。多亏子弟兵,救了急。”黄俊彪说。

“当时疫情比较严峻,单位的领导和岗位的同事都在一线忙碌,我也没想到那么多,就想着赶回来和大家一起战斗。”杜希霞说,“换成任何其他人也会这样吧。”

“妈,疫情不等人,时间不等人。我的领导和同事一直在加班,非常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