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三重保障”制度让我国因病返贫人数显著下降

2021年2月20日 Off By kenkennet.com

医保“三重保障”制度让我国因病返贫人数显著下降

新华社北京10月16日电(记者屈婷、赵丹丹)记者从日前举行的2020年国家扶贫日系列活动之医疗保障脱贫攻坚分论坛上了解到,我国将贫困人口全部纳入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三重保障”制度安全网,梯次降低医疗费用负担,令因病返贫人数从2014年的2850万人显著下降到2019年的96.9万人。

健全家庭学校社会合作模式

怎么报:实行职称全程网上申报

吉林省延边州安图县明月西北村村民邹国铁一段时间内经常胸痛难忍,到县里医院检查得知患了主动脉瘤,随后转往上级医院治疗。当邹国铁听说治疗费用预计在20万元上下时,当场表示不治了。“就算病治好了,背上天大的债务我也没法活了。”邹国铁一脸愁容。

劳动教育成为“打卡”、交照片怎么办

此外,“三重保障”制度中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均对贫困人口实施了倾斜性补偿政策。“一站式服务”、县域内住院“先诊疗后付费”、跨省就医直接结算系统、按病种付费等改革举措,极大方便了患者。

人工智能专业职称评价工作实行社会化评价,采取“个人自主申报、行业统一评价、单位择优使用、政府指导监管”的方式,每年开展一次。其中,正高级评审由北京市人事考评办公室组织开展;副高级及以下层级评审由北京信息产业考评服务中心组织开展。

经过治疗,邹国铁的住院总费用为20.8万元。出院后,邹国铁相继得到基本医保补偿11万元、大病保险补偿2.8万元、医疗救助再次补偿4.8万元,个人支付部分仅为2万多元。

“感谢党和政府的好政策,让我重新又活了一回,让我踏踏实实安心过日子。”邹国铁说。

以申报正高级职称为例:

——从事人工智能应用的申报人,应具备很强的生产、技术管理实践能力:在技术革新、引进和推广新技术等方面实现重大突破;或研制开发高难度、较复杂的人工智能领域新产品、新设备、新工艺等已投入生产;或完成本单位人工智能工程项目的规划和实施工作,在项目管理、科研开发、技术推广应用等工作中成效显著,取得显著的经济社会效益。除此之外,北京市还为业绩突出人才制定了破格申报条件。申报人员只要满足破格条件之一,就可以不受学历、资历、次级职称等限制,直接申报副高级职称。

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表示,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广泛开发应用,北京作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对人工智能领域人才的需求大幅增长。他们普遍具有较高的学历和专业技术能力,但由于属于新兴、交叉学科领域,没有合适的职称晋升渠道,缺乏规范的行业资格评定标准,影响到技术交流合作和人才职业发展。

“学生劳动”变为“家长增负”怎么解

每年春天,东部地区某市都有两万多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和家长为给“蚕宝宝”找桑叶而“抓狂”。据媒体报道,养蚕是该市三年级科学教材的“规定动作”,要求学生体验劳动并观察从卵孵化开始到最后变成蚕蛾的过程。有家长这样估测——按该市三年级小学生两万多人计算,如果每人养10条,蚕宝宝就得20多万条,“满城桑叶难寻”便不足为奇。有人批评说,这给家长增添了额外负担。一些家长也反馈,部分学校劳动教育过程中“去劳动基地家长陪同”“协助拍照”等要求也把“学生劳动”变为了“家长增负”。

记者了解到,各级医保部门通过摸清底数、做细台账、动员参保和分类资助参保等措施,让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对农村贫困人口实现了全覆盖。

“劳动课我带了两三年了,我主要教他们应当什么季节种什么菜,会有什么收成,告诉他们各种品种蔬菜吃了有什么好处等等,先讲理论,然后实地手把手教他们种下去。我认为劳动课最重要的是让学生体会到劳动的乐趣,让他们觉得好玩,知道我们平时吃的蔬菜是怎么生长、怎么收获的,了解这个过程。”妙泉学校劳动课教师刘亚元说。

不然。记者注意到7月教育部印发的《大中小学劳动教育指导纲要(试行)》(以下简称《纲要》)要求学生“亲历实际的劳动过程”之外,还要善于观察思考,注重运用所学知识解决实际问题,提高劳动质量和效率。同时,还要关注学生劳动过程中的体验和感悟,引导学生感受劳动的艰辛和收获的快乐,增强获得感、成就感、荣誉感,并鼓励学生在学习和借鉴他人丰富经验、技艺的基础上尝试新方法、探索新技术。有专家也撰文提出,参加劳动活动不等于劳动教育,真正实现教育过程要让劳动结果有教育意义,起教育作用。

如果“因地取材”,劳动教育的素材可谓“俯拾即是”。据妙泉学校校长倪宗辉介绍,根据学生们的爱好特长,妙泉学校的老师指导学生成立各种课外兴趣小组。而校园里的菜地就是这些小组活动离不开的“素材库”。手工小组通过观察蔬菜形状着色,用各种材料制作以蔬菜为主题的美工作品,还利用蔬菜果实制作干果食品;写作小组通过阅读书籍,搜集各种农谚,制作成书法艺术作品;美术小组把课堂搬到实践基地,以各种蔬菜和基地风光为实物,现场写生,部分学生还用蔬菜种子或果实制作出惟妙惟肖的美术作品。

如何提升劳动教育的深度,让学生真正对劳动价值有认同感,而不仅仅是“打一次卡”“出一次汗”“活动下筋骨”?一些校长和教师表示,加强对学生的引导、注重总结可能更为重要。

劳动教育早已不是新话题。2018年,全国教育大会明确提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重新把劳动教育放到了重要地位。今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教育文化卫生体育领域专家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再次提及“广泛开展劳动教育”。前不久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中也提出大中小学要明确不同学段、不同年级劳动教育的目标要求,引导学生崇尚劳动、尊重劳动。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傅卫介绍,根据健康扶贫动态监测系统显示,贫困人口医疗费用的自付比例明显下降,重点疾病患者自付比由2016年的15%到80%收窄到2018年的6%到22%。贫困人口的常见病、慢性病和大病重病医疗费用负担均得到有效减轻,对缓解贫困和帮助脱贫发挥了重要作用。

每年1月,北京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将发布全市年度职称评价工作安排,申报人可对照《北京市工程技术系列(人工智能)专业技术资格评价基本标准条件》确定申报层级需求,并查阅年度评价工作安排,在北京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网站申报。经评审,申报人取得北京市人工智能专业职称证书,用人单位可根据岗位需要,择优聘任专业技术职务。(完)

刘亚元介绍,自己一边上课一边会时不时向学生提问,比如某种菜的种植季节、种植时应填多少土等等,还会让学生们种好后一个个给他看。“在劳动中,我也注意激发他们探究的兴趣。有时听到学生反馈,说他发现菜叶子上有很多虫眼了,像个渔网一样。这时我再告诉他们要打药了,经过这个打药的过程他们就认识到仅仅把苗种下去可能也没有收成。这样他们就能经历在劳动中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

“真正的劳动教育是心的教育,而不只是身的教育,做了什么不重要,为什么要去做?在做的过程中收获了什么?这两个问题比前者更有价值,所以劳动前的引导与劳动后的总结是至关重要的环节,这才真正涉及劳动教育的艺术与价值。”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实验中学校长何彩宏表示。

评什么:分两类分别评审相关业绩

上一节劳动课、打扫一次卫生就是完成劳动教育了吗?

“劳动教育应当有开放性,教学活动、学生实践操作活动的时间应有弹性,教学内容应不拘泥于教材,做到课内课外、校内校外相结合。劳动技术成果的呈现方式应该是开放的,成果应是学生在广阔的时空中实践和探索得来的,这样学生才能形成有创造力的新思路。”唐致礼表示。

——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申报人,应具有很强的研究能力:主持省部级及以上人工智能领域研究项目、课题;或制定国家、省市或行业人工智能领域发展规划、重大战略决策等相关政策、标准、规范;或发表的研究成果,推动了人工智能专业发展,取得显著的经济社会效益;

融劳动教育于育人各环节

在我国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因病致贫、返贫户占到42%以上,是农村人口贫困的主要成因。医保部门通过基本医保“保基本”、大病保险“保大病”、医疗救助“托底线”,让“三重保障”制度的相互衔接形成保障合力,发挥梯次减负功能,在脱贫攻坚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介绍,人工智能专业职称评价工作打破“唯论文”桎梏,全面推行代表作评审制度,申报人员可自主选择发明专利、技术报告、研究报告、设计文件、技术标准、专业论文、专著编著等最能体现自己能力水平的代表性成果参加职称评审。

“我认为劳动教育需要多方联合承担主体职责,不仅科任教师、班主任是教育主体,家长也是教育主体,博物馆、科技馆、图书馆、敬老院等机构都可以承担教育责任,都可以为劳动教育作贡献。因此,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是要在家校社联动的意义上,建立一个基于劳动教育的协同机制。”李政涛说,“协同机制很重要的作用是评价。比如学生到社区劳动了,社区给他打的分、做的评价,学校认吗?学校怎么来认可,怎么把学生在社会中劳动的表现变成他在校表现评价的一部分,变成将来升学对他个人进行整体评价的一部分。而评价方案的酝酿、制定和实施需要多方坐下来共同商定,共同落实。”

“现在不少小朋友‘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有家长表示,自己的孩子已经快上初中了,但是在家什么家务也不做,房间乱七八糟,也不知道整理,自己出门倒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有网友这样说。记者注意到,《纲要》里提及的劳动分为三部分,其一就是“日常生活劳动教育”,提出“立足个人生活事务处理,注重生活能力和良好卫生习惯培养,树立自立自强意识。”如何避免学生“在校劳动好,回家自理差”,记者采访部分校长和专家,认为家校合作是劳动教育持续深入开展必走的一条路。

此次开设人工智能职称专业,纳入工程技术系列,并设置正高、副高、中级、初级四个层级,将满足北京地区各梯次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的职业发展需要,为人工智能产业发展和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提供有力的人才支撑。

“居家劳动周一至周五每天打卡一次,打卡方式为提交一两张照片,配一句文字说明……相关数据作为本学期劳动教育实践课的评分依据。”这是一位大学生在微博上吐槽的“劳动月”。据媒体报道,不少学校的劳动教育仍停留在“打卡”阶段,停留在开展一两次劳动活动上。

医院医保科室查询发现,邹国铁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可享受三道“兜底防线”,个人花不了多少钱。邹国铁终于安心住院接受了治疗。

“只靠劳动教育进课程,我觉得是不够的,而且还会增添老师、学生和家长的负担。我认为需要充分去挖掘、利用每一个学科的劳动教育的内涵。每个学科所教的知识背后,都有劳动教育的育人价值。”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李政涛说,“比如数学课可让学生尝试制作教具、学具;语文课教《月光曲》、讲贝多芬的故事,可以帮助学生认识到贝多芬成长为音乐家不仅因为有天赋,还需要持续不断的自我训练、磨炼,这本身就是劳动。只有这样才能让劳动教育渗透、贯穿在不同的学科、不同的教学方式里,我觉得这是必须要走的道路。”

然而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一些学校和地区仍不同程度存在“走过场”式打卡、变相让家长“增负”、家校沟通不畅等问题。劳动教育如何才能有趣、有用?家庭学校社会三方应如何联动才能达到更好的育人效果?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除了家校合作外,不少校长和专家表示,校社合作也是劳动教育未来需要努力的方向。倪宗辉向记者透露,学校开展劳动教育的一个制约因素是让学生参与工业方面的劳动教育资源还略显不足。“鉴于本地条件所限,劳动教育的资源主要集中在农业种植、养殖,虽然我们和一些电瓷厂进行了合作,比如组织参观车间等,但效果不是很理想。我们很想让学生进一步开阔视野,促进他们长远的发展。”

“在校劳动好,回家自理差”怎么改

以大病保险为例,目前我国全面取消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大病保险封顶线,贫困人口大病保险起付线较普通居民降低50%,报销比例提高5个百分点。

“在最炎热的一两点钟,我们顶着大太阳一脚扎进红薯地,埋在地下的红薯一直在和我们‘捉迷藏’,有时顺着地面上拔不动的茎往下敲了半天却只发现些碎根,有时满怀期待却只看到手指粗的红薯。虽然最后的收获不算大,但是每一锄头下去都是各种美好的梦想。”武汉大学2019级PPE试验班学生冯天这样总结走进光谷有田劳动教育实践基地一天的感受。

“对于在家里的劳动,我们通过制定学生的《在家一日常规》,给学生提供了一个参考,对不同年龄阶段孩子提出不同要求,比如低年级学生可以在家帮助做哪些家务,中高年级学生参与哪些劳动,我们会提醒家长根据《在家一日常规》对学生的表现做督促,老师也会定期和家长沟通了解学生在家表现情况。”倪宗辉介绍了妙泉学校的做法。

“我想,劳动教育应遵循技术性、基础性、创新性原则。在劳动技术课上,要注重培养学生的技术意识,提高学生运用工具的动手操作能力和思维能力,并加强对学生创新意识、创新思维、创新能力和创新人格的培养。”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实验小学校长唐致礼说。

据介绍,人工智能专业四个层级全部采取评审方式进行,将申报人分为人工智能研究和人工智能应用两类,除申报职称所需要的基本条件外,按照“干什么、评什么”,分别制定两类人员的业绩条件。

(本报记者 周世祥 杨飒)

“就像过去我们成立教育委员会一样,可能还需要成立一个多方的劳动教育委员会。这个教育委员会就由学校参与、社区参与、家长参与。搞一两个活动容易,但怎么持续化、制度化,这是一个难题,所以要在教育治理、社会治理的层面上来思考。”李政涛补充道。

“劳动观念的培养应该是一个静待花开的过程,家校的密切配合非常重要。劳动教育的主体理应是学生,学校和家庭是劳动教育实施的引导者和监督者,家校要形成教育合力,才能收到最好的教育效果。所以,学校定期组织家长培训会、家长协调会等会议非常重要,先统一思想,达成共识,再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才能步步为营。”何彩宏说。